<
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专题 本地 产经

要闻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要闻 赤峰

我和我的祖国|古老通天河:诉说一个关于变迁的故事

来源:资讯 作者:赤峰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0-02 21:07
摘要:前言:通天河,古称“牦牛河”,流贯玉树草原,长1000千米。这条流淌千年的大河,或汹涌澎湃,或平静无波,或浊浪滔天,或清澈如镜。在这条亘古流淌的大河上,代表着过去、今时与未来的三座大桥正在默默诉说着两个世纪、三个时代所历经的种种,印证着中华

前言:通天河,古称“牦牛河”,流贯玉树草原,长1000千米。这条流淌千年的大河,或汹涌澎湃,或平静无波,或浊浪滔天,或清澈如镜。在这条亘古流淌的大河上,代表着过去、今时与未来的三座大桥正在默默诉说着两个世纪、三个时代所历经的种种,印证着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全过程。几百次从老、中、青三座桥上路过,并未留意遥相呼应、并列而行的它们所代表的,正是新中国成立后几个时代的变迁,也并不知晓它们的背后还有那么多动人心魄、感人至深的故事……

与时俱进摆渡人

仲秋的通天河沿岸,麦浪翻滚,一地金黄。两岸人在春天播下的青稞熟了。却也不见劳作人挥舞镰刀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机械收割方式。农人们们的脸上挂满了丰收后的喜悦。

沿着三江源纪念碑向东行走一公里,便有一条山路。开车的索南文江说,沿着山路走上去,便是“传说”中的直本仓。我“哦”了一声,并未料想这座百年老宅与此行的采访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此时,称多县委副书记丁增才仁带着工作人员从县城匆匆赶来了,来不及喘口气,便带着我们一行人进入直本仓老宅的堂屋里。

我和我的祖国|古老通天河:诉说一个关于变迁的故事

我和我的祖国|古老通天河:诉说一个关于变迁的故事

正中位置,赫然摆放了一只牛皮筏子。这个曾渡运了无数人的“老功臣”悄然挺立,百年的烟尘并未遮盖它俏丽的容颜。仔细抚摸这具做工精细,严丝合缝的老物什,眼前似乎浮现起它在鼎盛时期的辉煌与退役时刻的落寞。丁增书记说:“这艘皮船的所经历的历史便是直本仓家族一路走过的岁月,也是玉树藏区这半个世纪以来从落后走向繁荣的历程。”

我和我的祖国|古老通天河:诉说一个关于变迁的故事

直本仓所在的直门达村,地处玉树州称多县的歇武镇,自古以来是唐蕃古道的必经之路,是玉树连接川、甘、藏等地的交通要道,也是历史上著名的通天河渡口——直门达古驿站所在地。

直本仓家族,曾几百年来掌管通天河直门达渡口事宜。三十六代传承,由此营生。

金秋时节的结古朵,分外美丽妖娆,近处的树和远处的山都被镀上了一层金黄色。

在玉树市中心一座装饰华美、简约大气的二层小洋楼里,我们寻访到了现已86岁高龄的第三十六代摆渡传承人——直本·尼玛才仁,老船王。

我和我的祖国|古老通天河:诉说一个关于变迁的故事

老人家慈眉善目子孙绕膝。谈起56年前的摆渡生涯,这名老船王便打开了话匣子娓娓道来。

据老船王回忆,当时他家拥有30多只皮船。当时的人们从直门达渡口过河之后,向玉树市的仲达方向继续前进,再翻过然勒拉山,就到了如今的结古新寨。走此捷径是最传统、最便捷的路线。加之通天河在直门达附近水流量小、水面相对平静,通天河水流到河床中央后向两边分开回流,牛皮筏子划到河水中央就能够自然汇入回流的漩涡,再由摆渡人划到河的对岸,如此往复循环,这个汇聚了人类智慧的渡口延续使用了近千年。

老船王继续回忆,我像个听话的孩子静静听他讲那过去的故事……

我和我的祖国|古老通天河:诉说一个关于变迁的故事

“自古以来,来往唐蕃古道上的达官贵人、活佛僧侣、商人百姓和各类马帮都要通过通天河渡口,才能到达藏区四大商贸集散地的结古朵。河水相对平缓的时候,一只牛皮筏子可以乘坐五六个人,能承载七八百斤的货物量,遇到河水暴涨天气恶劣的时候,要么休渡,要么两只皮船并列捆绑在一起后才能艰难划行,我和船工们的心始终都是提在笼子里的。我和父辈、祖父辈都是每天十二个小时不敢离开一分一秒,生怕渡口会出事。加之高原气候恶劣,一到深秋,河水就会变得冰冷刺骨,我深深知道船工们的艰辛和不容易。更为恼火的是,每年一到洪水季节或深秋浮冰季节,就只能休渡,需要运送的物资在两岸堆积如山。不少行人曾慨叹:‘走遍天下路,难过通天渡啊!’那样的时候,我常常听到来往过客和当地牧民都会生出幻想:如果通天河上有座大桥该有多好啊!”

我穿行在老船王深深的回忆里,眼前似乎浮现出渡口当时的熙来攘往热闹非常又提心吊胆无可奈何的种种景象。

“没想到,这样的期盼竟然成为了现实!”老船王的话将浮想联翩的我拉回现实。

我和我的祖国|古老通天河:诉说一个关于变迁的故事

“1963年7月1日清晨,新中国历史上玉树的第一座大桥——通天河大桥像一条瑰丽的彩虹飞跨在南北两岸,它那壮实的桥墩,平坦光滑的桥面,闪闪发光,多像藏族民歌中歌颂的金凤凰啊!我记得清楚,上午十一点,通天河大桥通车剪彩仪式开始了,从西宁开来的,插满鲜花和彩旗的解放牌汽车缓缓驶向了桥面。这时,两岸的群众涌向桥头,欢声雷动。老年人捋须含笑,孩子们欢呼雀跃,姑娘们放开嗓子尽情歌唱,歌声、笑声、掌声加上河水的咆哮声,通天河两岸沉浸在节日的欢乐里。”描述这个场景的时候,老船王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在幸福的时候,不要忘记了过去的苦难……”河边几个老船工唱着民歌向大桥走来,走在前面的是直门达村民哥荣,他从桥这头走到桥那头,好像永远也走不够也看不够似的。停立在桥栏边的是54岁老船工坦多,望着桥下滚滚东去掀起千层银波的通天河水,回过头来又看着整齐的栏杆和光滑的桥面,不禁感慨地说道:“通天河呀,你这匹凶暴的野马,到底佩上了金鞍,给驯服了!”坦多说罢,热泪盈眶,颤抖的双手不停地抚摸着桥栏杆。直门达公社的会计尼玛才仁兴奋地说:共产党派来的桥工队干劲可真大,整整干了三个冬天。山再高,勇敢的人能开出道,河再宽,智慧的人能架起桥。”

我和我的祖国|古老通天河:诉说一个关于变迁的故事

“通车典礼后,一队汽车驶过大桥,人群里便沸腾起来,各公社的歌舞队跳起了藏舞,人们纵情高歌,舞裙旋转,彩袖翻飞。和煦的阳光,将舞者的脸照得更加神采奕奕。人们唱起了一首动人的民歌:呵~东方升起了红太阳,草原牧民心花放,毛主席引来吉祥的凤凰,像美酒流在牧人的心坎上。想过去,通天河水浪滔天,雄鹰展翅难飞翔。今日吆,金桥飞架通天河,载来北京的温暖,送去牧人的深情。北京玉树紧密连吆,幸福道路长又长,哈达献给毛主席吆,牧民永远跟着共产党。”

老船王彻底打开了回忆的阀。是啊!大桥横跨南北,天堑变坦途,怎能不叫当时当地的群众欢欣鼓舞!

我也要发布 责任编辑:赤峰新闻网

最火资讯

全站连接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专题 | 本地 | 产经

Copyright © 2014-2018 www.zhjii.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 | 移动版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