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专题 本地 产经

热点

旗下栏目: 热点 体育 娱乐 军事

网络综艺节目中女性主义话语的显现和消隐

来源:资讯 作者:赤峰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22 10:20
摘要:摘要:近年来,网络综艺节目的数量与类型逐渐增加,“现象级”节目相继产生。随着《偶像练习生》《奇葩说》《创造101》等节目获得追捧,越来越多的网络综艺节目为迎合青年网络用户而吸收亚文化的主题与表现形式。本文以网络综艺节目《中国新说唱》为例,通

摘要:近年来,网络综艺节目的数量与类型逐渐增加,“现象级”节目相继产生。随着《偶像练习生》《奇葩说》《创造101》等节目获得追捧,越来越多的网络综艺节目为迎合青年网络用户而吸收亚文化的主题与表现形式。本文以网络综艺节目《中国新说唱》为例,通过考察节目中青年女性选手的形象及其特征,探究现下流行的网络综艺节目中女性主义话语的表征方式,探索其在性别秩序中的位置,对网络节目中性别话语的建构方式展开反思与批评。

关键词:网络综艺;女性主义;《中国新说唱》

随着互联网影响力的加深,近年来,网络综艺节目的数量与类型逐渐增加,“现象级”节目相继产生。随着《偶像练习生》《奇葩说》《创造101》等节目引发热度,越来越多的网络综艺节目为迎合青年网络用户而吸收亚文化的主题与表现形式。《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这,就是街舞》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网络综艺节目是备受学界瞩目的研究对象之一,当前,学者们从节目类型、受众群体以及营销模式等各个角度对网络综艺节目展开研究①,而网络综艺节目中的性别话语建构却仍尚未获得充分的关注。本文以网络综艺节目《中国新说唱》为例,通过分析节目中青年女性选手的形象及其特征,考察现下流行的网络综艺节目中女性主义话语的显现和消隐,对网络综艺节目中性别话语的建构方式展开反思。

一、女性主义与网络综艺节目

根据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监管中心发布的《2018网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2018年共上线网络综艺节目385档,其中重点节目214档,较2017年呈快速增长的态势。网络综艺节目在内容主旨、制作水准等方面更上一层楼,越来越多的节目向精品化方向发展,垂直领域更加细分,部分小选题中也打造出了“现象级”节目②。

在诸多网络综艺类型中,表现青年亚文化的综艺节目是一种特殊的节目类型。2017年由爱奇艺推出的《中国有嘻哈》是中国第一个将亚文化形式作为节目主题的综艺节目。自此之后,《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中国新说唱》等类似节目相继出现,为青年亚文化的传播提供了渠道和方式,说唱、街舞、嘻哈等亚文化形式亦随之走入大众视野。

《中国新说唱》是以说唱音乐为主题的选秀节目,由爱奇艺自制,吴亦凡、潘玮柏、张震岳、姚中仁和邓紫棋担任节目导师。相对于其他类型的网络综艺,《中国新说唱》特色极其鲜明,从舞台设计、色彩基调到选手衣着等各方面突出当代青年的审美偏好,力图真实地呈现青年文化。

在多数网络综艺节目中,女性既是重要的表现对象,也是主要的目标受众。在当下《中国新说唱》等表现青年亚文化的节目中,女性形象的建构是耐人寻味的。节目中的女性选手通常被突出了刻板的性别特点,与其他节目存在巨大差异。

二、女性青年在网络综艺节目中的“在场”

在大量的网络综艺节目中,以女性为题材的网综近些年也层出不穷,例如养成类的《创造101》、慢综艺类型的《妻子的浪漫旅行》《我家那闺女》等,而《中国新说唱》塑造的女性形象与其他网络综艺节目中的女性形象存在较大差异。

(一)鲜明的外在

在《想象的共同体》中,安德森将民族、民族属性与民族主义视为一种特殊的文化的人造物,把“民族”定义为“一种想象的政治共同体”③。说唱文化中也存在这样的共同体,说唱选手总是通过管理自己的身体符号来进行身份认同。他们从衣着、发型等形式的符号,将自己放置在“说唱界”这一集体之中,想象出这样的一个共同体,而宽松随意的卫衣、板帽、墨镜等都是说唱歌手这一共同体的象征。《中国新说唱》节目中的选手常常选择宽松的连帽卫衣、破洞牛仔裤、运动板鞋等街头风服装,其中部分服饰采用了中国刺绣进行点缀。

女性说唱选手同样在身体符号上显示出与主流青年女性不同的特点,同样通过这样的方式进行自己的身份认同,并且将自己与其他主流女性区隔开来。不同于其他节目对女性性别气质的突显,《中国新说唱》节目中的青年女性推崇个人风格,宽松的衣着、夸张的发色与发型构成了节目中的女性外在形象。

(二)独立的内在

《中国新说唱》是歌唱类比赛节目,并且选手的比赛歌曲都是自己原创。选手通过原创的方式来表达自我,从比赛曲目来看,大多数的选手都会选择表达态度、讲述自身故事等类型的原创歌曲参加比赛,这就给了选手更多机会去展现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节目中的青年女性同样也通过歌词形式对自己进行了展现。例如,刘柏辛通过其作品《Bossin’》《木兰》《孤独求败》等表达自己不装柔弱、不服输的个性,陈梓童的《HUSTLE》表达了自己独立自主的人生态度,等等。

作品和歌词是选手在节目中表达自己的方式,选手在作品中想要表达的精神与态度都是她们对生活的看法,她们的内在性格通过这些作品得到了很好的表达与诠释,使制作人、观众对她们有了深刻的认识。

(三)强烈的冲突

与《妻子的浪漫旅行》《创造101》等综艺节目不同,《中国新说唱》改写了女性选手之间团结、互助的和谐关系,透过矛盾冲突来呈现女性的个人特质。节目中,女性选手之间常会出现明显的对抗性质,如第一期中女选手春丽表演结束后,同性选手给予了她负面评价,并且在自己的作品中回应和反击,这种冲突在其他节目中是罕见的。

这种通过强烈的冲突所塑造出的女性形象与主流女性形象有所不同,她们语言犀利、强调竞争,这种形象同时强化了节目的叙事效果,节目也正是通过这种冲突制造节目的话题讨论度,以提高节目播放量。

三、“女性主义”掩盖下的“男权”表述

在《中国新说唱》节目中,女性选手虽然是重要的参与者,但男性选手在节目中还是处于主导地位,女性选手的存在只是边缘化的“在场”。无论是从女性选手的角度,还是从男性选手与制作人的“他者”角度来看,女性仍然是次要的,需要被特殊对待。在塑造独立女性形象的表象下,节目中依然包含着男权中心论表述。

(一)被凝视的“女性”

约翰·伯格在《观看之道》中分析了女性凝视和男性凝视。他指出,女性有着双重凝视,一是内在与自身的观察者,即自我对自我的观察与凝视;二是被观察者,就是男性对她的观察和凝视④。两种凝视在《中国新说唱》中都有所体现。

从选手自身来说,节目中的女性选手形象虽然与其他节目中的女性形象有所不同,但在个性、特立独行的穿着下还是能够看出迎合大众审美的影子。节目中的女性选手身型都以瘦小、骨感为主,这种特点的身型比例是大众审美中女性美的标志,节目中很少出现身型偏胖的女性,这也是女性迎合大众审美、吸引男性目光的表现。前一季的《中国有嘻哈》、新一季的《中国新说唱》中出现的女性选手也是同样的情况,衣着的选择上虽然以宽松、个性的卫衣为主,但部分选手也会选择中性风格的露脐装、露背装等类型的衣服,通过身体展示来迎合男性的目光。

我也要发布 责任编辑:赤峰新闻网
全站连接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专题 | 本地 | 产经

Copyright © 2014-2018 www.zhjii.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 | 移动版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